Cover-story-Nov-the-wild-west-that's-it-magazine.jpg
 

我想你一定會記得那個標誌性的場景——兩個男人,相距對方10米遠,互盯著彼此咆哮的面孔,一個撅著嘴唇叼著一根煙,另一個人踱步向前,他使塵土飛揚的牛仔靴發出響亮的嘈雜聲,然後他停下來,雙臂開始用力,掌心向內,準備打開槍套。倒數1…2…3…兩人都拔出了槍,隨之發出三下槍聲Bang Bang Bang !

是的,這是一幕,幾乎在每一部關於狂野西部電影中都會出現,甚至會在孩子的卡通片中出現,只不過會除去妓院的成人場景。狂野西部在美國歷史中佔有特殊的地位,感謝好萊塢,他們描繪了我們經常所訴說的美國精神文化特徵——在這個開放邊境暗藏著的的自由本質。這個地方看上去似乎沒有規則可循,但我們很少人知道這其實都是我們對著寬螢幕,想要打發無聊日常生活而產生的誤解。我們曾經自認為對邊境美好而真實的想法,現在是時候揭開這個神話和謊言的面紗了。

牛仔

牛仔絕對是狂野西部的象徵:無畏的男人戴著一頂斯泰森氊帽坐在馬上,望著遠處的美國荒野。 這是大多數人想到牛仔時的腦海中會呈現的畫面,但這些人實際上並不是我們如今在媒體中所看到的具有男子氣概的那些形象。

事實是,這些人物形象不是美國原創的,最初的牛仔是Vaqueros, 墨西哥牧人,他們才是你們所想像中的牛仔形象。揮舞著長長的鞭子,戴著寬沿帽舉行鬥牛士,這被認為是我們目前所知道的牛仔的前身。

這些cowpuncher牛仔(他們給自己的命名)是一群週末在酒吧經常喝醉陰沉的中產階層的男人。因為他們對某些行為的不滿,他們通常會開始戰鬥,最終結果是被監禁幾個月。他們的衣服都是一團糟,完全不是電影《High Plains Drifter》裡的Clint Eastwood(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所穿的那樣,大多數看起來簡直就像無家可歸的人們。斯泰森氊帽,也不是大多數牛仔的重點,帽子的說法倒是真的,但它只是男人們的一件物品,有著不同的形狀和風格。最常見的缺是禮帽,一位西方的歷史學家 Lucius Beebe 稱它為“ 贏得西方的帽子”。

另外牛仔們很常擁有一個漂亮的“斷背”,是的,就像電影《斷背山》的情節。他們被發現有嚴重的STD病,1949年關於农村性行為的研究得出一個結論,在拓荒時代確實存在一系列男性之間的性接觸。

多元文化

槍手,我們都同意,這是一個精通射擊和騎馬的男子氣概人物形象。誰會在意他們周圍的女人或是其他,尤为突出的是一個美國白人男性。許多人指責好萊塢對這個狂野西部印象的錯誤描述,出現在螢幕裏的永遠只有白人主角。當然,他們偶爾也會安放一個美國黑人牛仔出現在全部白人演員中,但他們大多是有著老土名字的反派角色。但是我們不是在這裡再次討論螢幕上的種族問題。

事實上,在那個時代,它是非常多樣化的,有一些來自美國之外的影響。例如,牛仔,根據16世紀的西班牙殖民者介紹,當時許多牧場主人是西班牙人,並且沒有一個牛仔是白人(非西班牙裔的),在那個時期,大約每三牛仔中有一個人是墨西哥人。邊境上居住著大約20000名中國移民,他們幫助建立了西部的發展。

槍支管制

也許我們會看到兩個牛仔中有一人沒有戴帽子,那可能是他們在戰鬥中把它扔在了某個地方。但是他們總是有六發子彈的左輪手槍綁在臀部,他們經常用它來射擊,個人防禦或者只是純粹為了慶祝什麼。但是在道奇市或其它類似的地方出現一把槍,勢必會讓你陷入麻煩。在19世紀槍支管制比現在更為嚴格,特別是在西方,在他們有一個標準化的法律之前,剛開始身邊會有槍支暴力事件。當社會開始發展,人們意識到應該有法律和秩序時,這一切都改變了。最後在1878年真正採取行動進行槍枝管制,同樣也是在西進運動的25年後。

六髮式左輪手槍並不是那麼危險,不同于正常的子彈,它們使用的是被稱之為“帽子和球”系統,可以理解為一個大理石推出的黑色粉末,它只能於射擊小於15米里程內的對象。這種槍會熱得很快以至於很燙手,所以如果他們決定扣動扳機,通常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大多數人更喜歡使用步槍和獵槍,因為它們更有效率,但在電影中,我們會看到兩個男人在一個烈日當頭的下午深情地對望著對方。

在妓院的“淑女”

妓女在電影中被描繪为很享受她們的工作,就如同亡命之徒愛去搶銀行一样。她們在酒吧工作,穿著緊身的衣服,露出一點乳溝給男人偷看,吸引每個紳士進來喝一杯。但賣淫一直是如今一项剝削和有辱人格的工作。更糟糕的是,當地報紙公開姓名,來羞辱她們,直到她們因此羞愧自殺。妓院作為一個陷阱,讓年輕女孩為了得到足夠過一周的經濟來源互相競爭。

搶劫銀行的歹徒

西方的壞小子。

比利小子,傑西詹姆斯,一個無所畏懼,會搶劫銀行殺人的歹徒。一個沒有法律觀念,價值觀和畏懼的人,怎麼會想不到去搶劫銀行呢?在電影中,他們看起來知道他們在做什麼,成群結隊地去銀行抢劫,槍擊每一個他們看到的人,卷款潛逃。但是從技術上說其實沒有聽起來那麼容易。

研究表明,在过去40年中15個州只有八起銀行搶劫案,數量是如此之低,甚至比不上我們現在的搶劫率。首先,這些城鎮相對較小,警長的辦公室,酒吧,銀行和普通商店都只有幾扇門之隔。這意味著一聲槍響將會驚動午睡的警長。建築物都是連在一起的,沒有後門,這意味著前門是唯一可以逃脫的地方,但那時他們可能已經被早就豎著獵槍等候在外的警長逮捕。

最著名的搶劫是《虎豹小霸王》中的聖丹斯小子所為,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但他們的行為出名也是有原因的,因為竟有人敢在如此小的小鎮做這樣的事。通常犯罪分子的目標更多的是火車或偏僻的地方。

And… That´s it!